电话:13926012154
>新闻资讯>公司新闻
设计分享 | 儿童活动场地合集
2020/04/27 03:32:58

       如果在儿童友好机场、儿童活动场地、儿童友好出行、儿童社区中心、儿童文化中心、儿童科学馆、儿童村、儿童文化之家、儿童图书馆、儿童艺术展览馆、儿童博物馆等系列设施里,选一类可以适用于所有城市、实施难度小、成效高的设施。那一定是“儿童活动场地”。


       一个儿童都没办法走出家去,到室外开开心心玩乐的城市,“儿童友好”从何说起?我们一直说设计“以人为本”,但这个“人”是谁,什么样的人最需要“设计”的关注和照顾?肯定是老人和孩子。很多设计师都是在自己成为人父人母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原来自己身边,可以供小孩子、老人活动的设施居然那么少。当然,一个小小的儿童活动场地,要做好并不那么简单,到底如何做呢?我们在整理了全球近百个儿童活动场地设计典范后,总结了4条:高密度、自然非动力、低成本、好创意。


特征1:高密度


首先当然是数量要够


每个小朋友都可以在自己家的小区周边找到游戏场所


典范案例1:剑桥城(波士顿)


剑桥城(波士顿)(16.47平方千米)内分布着大大小小90多个公园和儿童游乐场,每平方公里超过5个。


形成一个以居民小区场地为基础、公共场地(社区儿童游戏场地和公园绿地游戏场地)为骨干、机构附属场地(幼儿园、学校、医院、教堂等的儿童游戏场地)为补充的层级结构体系。



剑桥城(波士顿)的公园和游乐场地分布图(波士顿规划局网站)


特征2:低成本


游戏场所不一定是高端楼盘的标配


通过少量的公共投入,哪怕是在乡村,也可以大面积配置


典范案例2:叙利亚难民儿童临时游乐场


       马克·索莫斯(Marc Sommers)曾说过:“在人道主义的行动反馈和程序中,孩子往往是隐形的。”叙利亚战争中不少平民受到摧残,致使无数的家庭流离失所,离开祖国去寻找其他安全的地方。相邻国家,如黎巴嫩,难民的数量急剧上升,却缺乏应对这种状况的相应资源。截至2015年3月,在只有450万人口的黎巴嫩,已经接纳了超过110万的难民。据联合国难民署预测,在这些难民中,超过60万是儿童。目前在黎巴嫩,大多数叙利亚难民生活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难民营中,生活十分艰苦且不稳定,同时缺少生活必须的服务设施。虽然联合国、其他民族和国家以及国际非政府组织已经提供了部分援助,但是这些临时难民营依然没有充满生气且安全的环境让儿童可以健康成长。 


       “不为盈利”的设计事务所Catalytic Action为这些难民儿童的成长担忧。他们认为在紧急状况下,儿童仍有权利在安全的环境内接受教育,无忧地玩耍并培养自己的信心。他们希望通过为难民儿童设计游乐场,从而补充目前救援所缺乏的部分。其创新之处体现在,不单纯提供秋千、滑梯等简单的游乐设施,而进一步探索儿童自己组织和设计的可能,提倡设计适应于特定环境的定制性。






典范案例3:环境教育主题儿童乐园


该项目位于贵州北部山区,这里经济落后,地处偏远,距离最近的县城也有一小时车程的山路。


       “现代化”使得都市生活不得不嵌入巨大城市运行的节奏中,人尺度的动作早已失去了意义。正如这些零散的工程尾料,无法达到建设材料的标准规格,也很难再以“材料”的身份嵌入建设的流程当中。但是,在乡村,设计回归到人的尺度。“模数,标准‘等要求显得无力。所有的设计和施工都可以‘因材而异’。’这正是乡村生活的智慧,可以缝缝补补,可以拼拼凑凑,一切发生皆是“因缘际会”正因。这样,才会有不同于城市,生动而丰富的乡村世界。


       乡村儿童乐园,其空间和设施的设计有更大的自由。方案在设计中尽量容纳了更多的“废料”。材料的“杂乱”反而能够激发体验的丰富性。配合当地施工技术,更能给场地增添本土的特征。





典范案例4:法国露天运动游戏场地


这片毗邻保罗教堂的运动空间契合了当地居民对区域内活动场地的需求,在巴黎4区的中心地带创造了一片活力十足,功能多样的运动空间。


       黄、白、黑色的橡胶颗粒参差交杂,覆盖了整个运动场地。被保留的100米跑道、篮球场、排球/网球场、五人足球场以及幼童活动场地首尾相接,将空间划分为了5个部分。白色的防护网被置于球场两两相接之处,在保证运动场地互不干扰的同时维持了空间的开放与通透。而散布在开阔空地上的座椅也为人们提供了休息或观看的停留场所。





措施3:自然,无动力


以自然为主题


尽量采用无动力设施


典范案例5:IanPotter儿童野外游玩花园


       建于Centennial Parklands学习中心的WILD PLAY是为年龄介于2-12岁之间的不同儿童群体作为学习体验而设计的。覆盖面积6500平方米(大约有一个橄榄球场大小)的丛林冒险区中,设有蜿蜒通过密集种植成堆的灌木和树木的跑道和小径,以及由现有的无花果树包围着的座椅和荫蔽区。WILD PLAY引导孩子自流水盆地溪床和喷泉开始探险,穿过茂密的竹林隧道,如同平衡课程中的鳗鱼一样,在无花果树间挖隧道蜿蜒穿梭,或是越过一段吊桥并勇敢地爬上一个树屋。







典范案例6:加拿大的自然儿童游乐场


       新翻修的本拿比儿童中心为3到5岁的孩童提供了一个创新的游乐空间。这个设计鼓励孩子们利用全部的空间来玩耍,包括户外艺术和学习场地,游戏小溪和木棍森林等设施。这些游戏设施和字母步道都鼓励孩子们发掘更多的游戏技巧,并且在过去的基础上在安全性和工程上都做出了很多改变。


       整个设计以“自然玩乐”为概念的,创造了一个独特、创新的游乐场。植物材料也是按照场地感觉选择。背后利用了垂直的仿造森林,结合亮丽的颜色,为孩子们提供了迷宫空间。整个项目在有限空间中创造一个独特、自然的空间。 






典范案例7:阿德莱德动物园天然游乐场


该项目位于澳大利亚港市阿德莱德,是由著名设计团队WAX完成的。


       该团队在阿德莱德动物园内新建了一片游乐场,成为了动物园内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受到了游客们的欢迎。这片天然的游乐场吸引了孩子,大人和一些陪护人员,使得他们更加亲近的接触到大自然,探索其中的奥妙。就社会融入度,教育方面以及培养对大自然的理解等方面来说,该游乐场的建立十分符合阿德莱德一直所推崇的价值观,建设理想和设计理念。从它的意义上来看,游乐场的建立满足了不同年龄层的精神需求,为人们提供了一个包容性,多元化的游乐模式。 







特征4:创意


不是模块化复制和工厂化生产


每个游乐园都是一个创意作品


典范案例8:堪培拉Pod游乐场


       这是由Taylor Cullity Lethlean Landscape Architecture设计的澳大利亚堪培拉Pod游乐场。与2013年6月22日向公众开放,Pod(豆荚)游乐场的游戏环境挑战了传统观念,特征鲜明的巨大的橡果木质小屋被固定在空中,巨大的山龙眼果也坐落在森林间。该场地的设计受到“世界100珍稀濒危植物”项目的启发(也是由TCL 和 TZG共同设计),在游乐场上利用创造性的元素,让孩子们去接触美丽的树木和生命的奥秘,促进周围的自然环境。 


橡子游乐场内充满乐趣,如舷窗、昆虫,雷鸣声板,雨和冰雹管,风铃,万花筒,滑梯,梯子,滑动杆和绳索隧道,在巨石攀登墙壁的下面,还有攀爬网和黑板。 


       澳大利亚本土的植物形态都被运用于设计中,利用玻璃钢筋混凝土结构,制造出大型的种子,然后被固定在沙坑中。孩子们可以在沙地中挖掘、掩埋、利用竹风铃制造声音,同时场地还被遮阳结构覆盖。场地用色保持质朴的秋色和大地色系,通过气味、质地、形式和感官体验,让孩子们感受自然界,树也能够“讲故事”。当地用来编织篮子的长草随风摇曳,绽放出各色的花朵。 堪培拉的国家植物游乐场是一个成功的案例,向世人展示出一个独特的儿童游乐场,提供全新的游乐方式,是一座真正的、鼓舞人心的旅游经验。在设计上严格遵守安全标准,以满足所有年龄段的儿童。 






典范案例9:阿布扎比的互动式游乐场


        游乐场位于一块操场之上,周围是商店、餐馆和办公场所。游乐场有许多的游乐设施,这些设施带给了孩子们与众不同的感受。游乐场有Free Play设计的所有互动设施,迷宫,圆形的立方体创造出了一个“迷宫”,孩子们可以独立探索,也可与伙伴合作;蚂蚁农场,植物形状的攀爬管。这些攀爬管浮在空中,孩子们可以在其中攀爬;垂柳,这种设施有两种结构:一种是钢铝和竹风铃,另一种是绳子。孩子们在绳子间攀爬、荡秋千或者移动,竹风铃会发出优美的音乐声;玉米地,100根“玉米秆”矗立在游乐场里面,就像玉米地一样。人轻轻地一碰触,这些“玉米杆”就会有所回应。 





展开